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竊盜諸天笔趣-第二十六章 打劫?熱推

竊盜諸天
小說推薦竊盜諸天窃盗诸天
“哎!”
李命不知道为何会变成这样。话说今天一大早,孙老头就把李命从睡梦中拎了出来,直接扔到了飞舟上,说是什么事情有变,让他赶紧出发。
極品禁書
他是真的不想去什么飞沙城,就看门派里的那些锻骨期的,哪个不是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样被长辈们呵护着,凭啥他就要大老远的跑去坐镇。
坐个毛线啊,你见过哪个大势力派一个锻骨期的小修士去坐镇一个区域的。可是不去不行啊,那个没见过面的阁主把长老令牌都发过来了,说是每个区域必须有个‘德高望重’的‘老前辈’坐镇,好吧,谁让他现在是门内最清闲的‘前辈’呢。
只不过,那俩货不是也闲着过来了吗?
李命一脸黑线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穿着黑色道袍的两人,一个是留着八字胡的老头儿,正在细细的品着茶,摇头晃脑的似乎在回味茶水的滋味。一个是一个胖子,小小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李命,仿佛有什么大仇一样。
“我说二位,你们一个是弟子堂堂主,一个是执法堂长老,闲的没事干啊,跟我跑什么跑。”
“还不是因为……”
“你他娘的还有……陈师兄你先说吧。”
漁火 小說
陈堂主苦笑一声,拍了拍苏傲风的肩膀,接着看向李命说道。
“阁主说小师叔是我接待的,比较熟悉,让我陪您一起过来稳定局面。”
“你这是被发配了?”
“怎么可能,就呆几个月我就回去了,好歹是个堂主不是,而且我之前在飞沙城呆过一段时间比较熟悉。”
“哦,那你呢?你闺女已经回去了,你还跟着我干嘛。”
李命接着看向苏傲风那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,不禁想起了刚出发的那一幕。
……
“小师祖,带我一起去好不好,我在这无聊死了。”
苏楠儿一大早就登上了飞舟,拉着李命的胳膊摇了摇去,不停地恳求。
“不行!你跟着我去你爹会弄死我的,再说了,你才锻骨期,去了能干嘛。”
“你还不是锻骨期!”
“废话,你这样的我能打十个,说不行就不行,快要出发了,赶紧下去。”
苏楠儿仍然不依不饶的撒娇,李命捂着头感觉非常头疼。这时,从外面传来了一声怒吼。
“丫头!”
只见远方有一个圆乎乎的身影快速朝他们这里飞来。
“不好!是我爹……哎哟,小师祖,你干嘛!你这个叛徒!”
正当小丫头被他吓到时,李命当机立断,一脚踹在了她的屁股上,把她踹下了飞舟,气的小丫头在下面张牙舞爪的大骂李命无耻。
“楠儿,你老老实实的,别跟我惹麻烦好不好……快快快,赶紧躲起来,你爹来了。”
小說 限制
小丫头一惊,赶紧躲在了一旁的石头身后,这时苏傲风已经登上了飞舟,压根没顾得上什么礼貌,抓着李命的衣领,瞪眼吼道。
“我女儿呢?你把他藏哪里去了。”
“苏师弟,冷静,冷静。”
陈堂主这时也飞到了飞舟上,抓住苏傲风的手想把他从李命的衣领上分开。
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接着李命苦笑一声,说道:“苏长老,你修为高深,用神识查看一下不就好了,你看这飞舟上有吗?”
苏傲风这才冷静下来,仔细用神识感应了一下,皱了皱眉头,这时他看见李命疯狂给他使眼色,嘴巴都快歪到耳根子上了,接着他看到飞舟下方,有一个扎着两条小辫子的小脑袋蹲在石头后面,大喝一声。
“丫头!”
苏楠儿一听发现自己暴露了,赶紧往外跑,苏傲风立刻放下李命就要追赶,这时飞舟的突然张开了护罩,挡住了他的身躯。
“卧槽!放我下去!!”
……
“诶,爹怎么走了……耶!自由了!”
苏楠儿一脸懵逼随后喜滋滋的大叫起来。
……
“你他娘的还有脸说,你绑架了我闺女,引诱老子陪你去极西!”
“谁他娘的绑架你闺女了!是她自己跑过来的,我还怕她有危险所以才把她踹下去了,你还讲不讲道理!你要回去你自己回去啊,冲老子发什么火。”
李命顿时叫屈,这老王八蛋有毛病啊,有这功夫自己回去啊,谁拦着他似的。
“什么!你还踹她!老子弄死你……”
“……”
飞舟上的其他弟子默不作声,似乎习惯了这种场面,陈堂主赶紧上去分开了掐架的两人,把苏傲风掐在李命脖子上的手拽了下来,同时又把李命的脚从苏傲风的挡下移开,一脸无奈地说道。
“你们能不能消停点,这一路上都吵了多少次了……苏师弟,楠儿丫头不是好好的吗,她在门派里面谁敢欺负她,你就放心好了……小师叔,害,你把脚给我移开,这飞舟启动后不到目的地,护罩是不会关闭的……哎,你们俩都给老子放手!!”
陈堂主大吼一声,这才把两人分开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心想老子这是造了什么孽啊,摊上这俩货。
“你们俩快看,我们进入极西沙漠了!”
李命定眼望去,只见飞舟来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沙漠,金色的阳光挥洒在广袤的大漠,天空中飞舞着奇怪的大鸟,长长的尾巴,却长着昆虫的翅膀。再往远处,依稀能看到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湖泊散落着,周围点缀着一丛丛树木。有些长相奇特的血兽穿梭在沙漠间,不一会儿就有一张深渊巨口把它们吞没,接着一条极长的虫子从沙子里穿了出来,像一条巨龙,接着又钻进沙漠。
“那是什么?”
李命不自觉的呼喊道。
“哦,小师叔不必担心,那是巨沙虫,沙漠中到处都是,喜欢吃血兽,但是对人类没有兴趣,不惹它就没事。”
李命放下心来,接着他又看到了几座大城,威武雄壮,像是一座座堡垒一般坐落在这片大漠上,城池上方隐约能看到一些飞行坐骑盘旋着,城门口充斥着大量的人影。一片繁华景象。
“小师叔,看到了吗,远方那座黄色石头砌成的大城,就是咱们的目的地。这极西沙漠是凶徒和盗匪的聚集地,小师叔夜晚千万不要出门。”
陈堂主为了转移这俩冤家的注意力,开始热情地介绍起来。一旁的苏傲风倚在栏杆不说话。
“哦,怪不得叫荡寇军……”
“小师叔认识荡寇军?飞沙城离荡寇军驻扎地远着呢,飞沙城是沙匪的根据地,由最大的沙匪组织毒蝎把控,不过小师叔不用担心,咱们长春阁是九大势力之一,只管销售丹药,没什么人会来惹我们的……”
“轰!”
诺林牧师天使篇
这时,飞舟忽然发生猛烈的晃动,一颗巨石打在了飞舟的护罩上,掌舵的弟子赶紧把飞舟停下,外面传来了一声大喝。
“把飞舟停下!打劫!”
“额……老陈啊,这怎么说?”
“草!”
只见飞舟外面一群身穿黄色斗篷,带着面罩的人坐在鸟状的飞行坐骑上挡在飞舟前方,领头的是一个大汉,身材魁梧,是个光头,冲着飞舟大喊道。
“赶紧把你们的东西交出来!不然老子们就登船了!”
一个弟子站在船头上对大汉喊道。
“哪里来的土匪,我们乃是长春阁弟子,你们敢劫我们不要命了吗!”
……
“老大,他们说是长春阁弟子,我们是不是闯祸了。”
“放屁,他们说是就是了,飞舟上又没有记号,兄弟们出都出来了难道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,老子还混不混了!”
这时,一团黑影从船上冲了出来,陈堂主恼羞成怒,二话不说灵气化作一张巨手就朝他们拍了过去。
“哎哟!”
“救命啊!”
“卧槽,是合一期的大宗师,真踢到铁板了,赶紧跑啊!”
“啪啪啪!”
不到片刻,一群土匪一个个脸肿成了一个猪头,就被捆成了一个粽子扔到了甲板上,陈堂主本来想弄死他们的,可李命要活捉,只好揍他们一顿发泄发泄。
“陈堂主修为高深,厉害厉害。”
李命赞叹一声,心底感叹不已,想不到老陈平时一副和和气气的样子,出手那么重。嘶,这些全都是养器期,那老大修为都看不出来,一定是炼神境的修士,天啊,都被揍成什么样了,以后还是别惹这老陈了,可怕。
“说!谁派你们来的!”
老陈一脚踩在了那个老大身上,疼的他哇哇直叫唤。
“啊……玫淫破窝乃,窝几系听说……”
“他娘的说的什么鸟语,想死是吧!”
“老陈!老陈!先停下,他说没人派他来,你都把他揍成猪头了,他能说个锤子啊……还是我来吧。”
李命摇了摇头,苦笑一声赶紧制止了暴躁的老陈,接着上前在老大的嘴里喂了一颗丹药,这是他出来前孙老头给他的,有好几瓶,全是疗伤圣品。
只见老大脸上的臃肿迅速消散了下去,一个身材壮硕的大汉惊恐的看着老陈,像是一个受惊了的兔子。
“看老子干嘛,快说!”
“好好好!我说,别打我!……没有谁派我过来,我们是大力盗贼团的,只是听说今天会有一艘满载货物的商用飞舟过来,所以我们才起了不该有的心思。小的错了,你们放了我吧。”
“你从何处听说的?”
“就在酒馆里面,听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子说起的,不过我一回头那女子就不见了,倒是有点奇怪。”
李命一听皱了皱眉,跟老陈对视了一眼,旁边的苏傲风也一脸郑重的走了过来,老陈随后点了点头,走到一旁手一挥,展开一个隔音护罩,李命这才开口说道。
“二位,这事情有些不对劲,谁会知道我们今天会过来,会不会是我们内部……”
“绝对不会,我们的大部分弟子都是从下面小世界里招收的,身份干净的很,能出来办事的都是值得信任的。”
老陈十分肯定地说道,苏傲风也赞同的点点头。
“这样就好,那只有一种可能了,就是有一伙势力隐藏在暗中,打从我们出门就一直盯着我们。”
“盯着我们干嘛,我们虽说是大门派,但也就是卖药的,从来都不牵扯大陆中的纷争,不行老夫再去审问审问,不信他们不开口。”
李命苦笑一声赶紧拉住了老陈,心想这老货脾气怎么这么爆,没看那边正牌的执法堂长老都在思索着,难怪那天这货一吼,弟子堂外面的弟子全都吓的跟小鸡仔似的。
“老陈!你冷静冷静,这伙傻强盗明显是被人忽悠来试探的,你问他们有什么用。”
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“还能怎么办,人家隐藏在暗处,我们这就你二位高手,累死了也抓不住他们,我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,见招拆招呗……苏长老你先别急着回门派,眼下我们被盯着,你一个人回去一定会被人埋伏,我们先看看情况再说。”
“这……好吧。”
李命松了一口气,现在这种情况高手能有一个是一个,还好老苏虽然女儿控,但还是知道大局的。
接着老陈撤去了隔音罩,走到土匪前又狠狠的踹了几脚,这才回到了座位上,老苏继续回到了栏杆边,李命笑着走到了强盗前面。
“大爷,真的不管我们的事啊,您放了我们吧,小人们一定什么都不说。”
这老大虽然愚蠢,这时也发现了不对劲,赶紧说道。
“放你个锤子,老子的丹药不要钱啊!打劫!把你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,不然老子就把你们一个个卖了!”
“啊???”
老大都被吓到了,这群人不是长春阁的吗,怎么比我们真强盗还强盗,我们至少还不会买卖人口啊?
一旁的老陈老郑也一脸震惊的望着李命,看的他有些不好意思,摸了摸头缓缓说道。
“老实说,我非常喜欢这个地方,好像上辈子来过一样。”
……
在大沙漠的某处地下,有一片血红的宫殿,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子突然出现在这里,单膝跪地,冲着王座方向恭敬地说道。
“主上,已经确认长春阁的飞舟上有两名合一期的修士,是长春阁的高层,一名锻骨期的弟子,还有一些杂役弟子,修为都很低,大多都在炼血期。”
这时,从王座上传来了嘶哑刺耳的声音。
“没人发现你的身份吧。”
“没有!”
“既然长春阁已经来了就算了,那就想尽一切办法用商战的手段把他们挤出极西去,万宝楼和极水坊的人呢?”
“禀主上,那两家的生意已被我们控制的家族接手,弟子被我们软禁了起来。”
“很好!先不要杀他们,等到你们把长春阁也弄到手之后,全部把他们献给大人。记住了,在我们复活大人之前,绝对不能让九大势力的人察觉到!”
“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