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都市小說 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-第947章飆戲進行中(七更)推薦

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
小說推薦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推武道
“你还有胆子回来!”
虐遍君心 小說
幽都城主殿中,幽帝坐在王座上俯视着下方的鬼尊伏成,心中杀意显现。
他从儿子口中知晓了一切,明白自己还是小瞧了伏成的胆量和野心。
自己和幽族竟然都成为了此人的棋子,差点坠入万劫不复之地,这让他如何能不愤恨?
不过为了给幽族洗白,更为了未来,他忍了。
此人还有用,就让其多活些时日。
“属下无能,没能夺取到鬼龙图,还请我王恕罪。”
跪在地上的伏成将头垂得更低,他本不想回来的,可为了二十多年的谋划,不得不回来。
“哼!让你去拿鬼龙图我们还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呢!”
祭月踏步走入大殿,冷哼一声,旋即向父王行礼。
“参见父王!”
“阿月起来说话,让你调查的事情如何?”
略微颔首,幽帝示意闺女可以开始表演。
“禀报父王,据我们调查到的结果,南方朝廷因为皇位更替出现变故,这一代的皇子有九人逃出皇城在各地自立为王,将南方朝廷的天下分割。
墓王城也尊十三皇子为主,更派遣忘川死士拿下了南方,分裂大乱之势已显,正是我族起事的大好时机。”
祭月躬身禀报道,并适时地展现出一份兴奋激动。
作为一个女人根本不用刻意的去表演,因为那是天生的技能。
“的确是大好时机,不过还不够,远远不够!”
话音中蕴含着一份喜意,幽帝表示需要更多。
“女儿已经与镇远王伸望达成交易,获得长城防线和后方的布防图,可助蛮王大军南下。
但镇远王要求助他扫清反王,诛杀炙炎帝,登基称帝!”
“答应他,如果他能活到那个时候。”
冷笑一声,幽帝也已经转职影帝,甚至有些报复的快感。
伏成将他视作棋子这么多年,也是时候还债了。
“我王,中原大地人杰地灵,尤其到王朝更替的大乱之时会更为可怕。
现今那些反王必然在不惜代价的招兵买马,将那些泥腿子训练成有素的军队。
我们必须尽快动手,否则时间一长,恐怕南下对上的便会是各路反王的百万大军,到时哪怕蛮王的主力铁骑南下,也难以讨得了好。”
大巫师紧跟着开口,道出一个关键点,这是一个客观的问题,并没有弄虚作假。
王朝崩溃虽然会让朝廷一方实力锐减,但却会塑造出一大批的英杰雄主,会最大限度的培养军队猛将,大军规模会远远超过王朝统一时。
甚至那些厮杀许久的百战精兵,比王朝鼎盛时期单纯训练出来的士兵大军更加勇猛凶残。
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,而在对方王朝崩溃,乱世将显的这一个时间段,将是他们唯一的机会。
“大巫师言之有理!”
点点头,幽帝目光落向依旧跪地俯首的伏成。
“伏成,带着布防图去觐见蛮王,告知他一举灭国的天赐良机降临了。”
“是,我王!”
伏成躬身领命,心下则在狂喜,天下局势比他预料中要完美的多,必能一举功成。
“吾王,攻墓派骆家祖堂少主骆时秋带到!”
这时一名幽族侍卫进来躬身禀报道。
“让他进来!”
沉声开口,幽帝明白这场戏到末尾了。
鬼尊伏成必然在幽族中培养了眼线,也必然知晓骆时秋跟着来到幽都地府,如果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设定,肯定会让其起疑。
这一点必须得圆的完美。
“骆家祖堂骆时秋见过幽帝!”
踏步走入主殿,骆时秋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礼,并努力不去看缓步退出大殿的鬼尊伏成,免得心头杀机暴露。
“鬼龙图!”
眼睛余光扫到骆时秋背后背负的那一黄金桶柱,心神巨震。
之前追击楼满风等人,他一直紧盯着封存着鬼龙图的黄金桶柱,与现在骆时秋背上的一模一样,里面装得必然是鬼龙图。
不管攻墓派带着鬼龙图过来有着怎样的目的,总归是带来了。
如此可谓万事俱备在,只欠北风,当真是天助我也,天助我也啊!
强忍住心头狂喜,伏成不动声色继续退出主殿。
“听我儿竞奇提及你们骆家祖堂要与本王合作。”
沉声开口,幽帝示意骆时秋可以念台词了。
那小子就是个木头脑袋,让其飙演技有点为难人,所以之前才借口将鬼尊伏成支走的。
“我奉父亲之命前来向幽帝提亲,希望能迎娶贵女祭月公主,此来以鬼龙图为彩礼。
除此之外,我父有意与幽帝结盟,共谋天下……”
按照早就设定好的台词说着,话还没说完主殿大门便重新闭合,声音难以再传出半点,不过关键部分却让退出的伏成听到。
“攻墓派也有这种心思!”
嘴角噙着一抹冷笑,伏成并不感到意外,毕竟攻墓派为了一个墓王之位都能奋斗上千年,有一点雄心很正常。
更别说有传闻,对方从寒铁大墓中得到了仙秦帝国的传承以及内中的金银宝藏,有了足够的资本,自然会滋生出对等的野心。
这都是人之常情,能理解!
“水越来越浑了!”
呢喃自语了声,鬼尊伏成转身离去。
水混了才能更好地摸鱼!
“行了姐夫,门都关严实了,别念了!”
一直沉默不语的竞奇看不下去了,那位姐夫果然没有做演员的天赋,一点演技都没有,全程面无表情。
幸好父王將伏成支走,只让其听到声音,否则必会露馅起疑。
“我必杀伏成!”
恨声开口,骆时秋心中杀意沸腾。
杀母之仇不共戴天,他必会带着伏成脑袋去母亲坟前祭拜,以安母亲的在天之灵。
“伏成本王会留给你处理,现随本王进入炼狱十八层祭拜先祖!”
没再废话,幽帝启动机关,大殿中央出现数条地道,那便是进入炼狱十八层的地道。
传闻只有两条生路,一明一暗,明的那一条在上,需要闯过五关,暗的那一条是一条地道,可以直通最底层。
那里也是他们幽族先祖的墓地。
按照之前看过的鬼龙图路线,幽帝踏入暗道那条地道,祭月紧跟在后。
“姐夫,别傻站着了,没听见父王让你也跟着下去祭拜先祖吗?”
戳了下便宜姐夫,竞奇挤了挤眼,快步跟上,然后便尴尬了。
“先祖和墓派祖师将地道弄得太小了!”
被卡住的竞奇忍不住吐槽了句,随即无奈侧着身子进入地道,骆时秋也反应过来,赶忙乐呵呵的跟下去。
人家这是承认自己这个女婿了,那还等什么。
——————
(鬼尊伏成:怎么可能?幽帝怎么可能变成影帝?这不科学!)